“别人现在都是成年人,都有理智,不像刚成年的高中生大学生那么青涩不成熟。而且别人研究生即将毕业,马上就要步入社会参加工作,应该有能力为自己的感情和未来负责任。”李蓓说。

把病人的身体和生命交给机器人……这样的想象会不会让特鲁多医生深深叹息,又或者是击节惊叹?